儘管如此我沒做過.jpg  

 

それでもボクはやってない I Just Didn't Do It  Japan 2007 儘管如此,我沒做過

周房正行的《儘管如此我沒做過》橫掃今年日本各大電影獎,連奪最佳電影及最佳導演等多個獎項。

所謂的電車痴漢會是被冤枉的嗎?

司法有真正的公平公正嗎?

某日一年輕男子金子徹平搭上高峰期的電車,在下車後被一女中學生指控為色狼,於是乎,他遭到逮捕、收押、審訊、被起訴的對待,只因為他不肯承認他有摸女學生的屁屁。這期間警察訊問時叫他認罪,只要他繳了罰金就可以一走了之,;公設律師也叫他認罪,因為社會觀感他一定會被定罪 (根據比例,只有1%的人會獲判無罪);檢察官也叫他認罪吧!省得麻煩。但他認為只要他沒做,他就沒有罪,所以他堅定的不認罪,但最終的下場還是被判刑。

即使站務員有聽到目擊證人的證詞,卻被逼迫說不清楚當時的狀況;即使有目擊證人的出現,即使有模擬戲的佐證,即使女學生的不確定證詞,只要、只要挑戰到檢察官的偏見草率起訴與警察的不當逮捕程序與審訊瑕疵,就算是『無定罪推論』也無法阻止法官要維持體制內的安寧與社會觀感的平衡,所以一定要判『色狼』有罪,因為只要是色狼就是有罪,不論他是不是真的是一個色狼?!

超級荒謬的日本司法體制,醜陋不堪又漏洞百出。

首先罰錢就可不起訴,只是會有前科。

『你還年輕,有前科有啥關係,路上走的多的是,只要不說誰知道』。

警察則採用現行犯就是一定是犯人,既不聽目擊證人的證詞,也不去確認嫌疑犯是否為真正的犯人,擅自寫出認罪筆錄,訊問時一副只要認罪就好,其他都是找麻煩,於是乎當金子徹平講述他被誤會的過程時,檢警一體的逼金子就範的有罪推定。寧可錯殺一百,也不許縱放一人。而檢察官更是偏見的以為沒反省就是罪大惡極,一定要給予最嚴厲的懲罰。撐到了法官那一關,本以為腦袋清楚的來了,結果居然上演更換法官戲碼,所以還是回歸原點,『儘管如此我沒做過』最終還是落得牢獄之災。

台灣也有句名言:有關係就沒關係,沒關係就有關係。不是嗎?

天下烏鴉一般黑。要碰上久利生公平那種檢察官,就跟被隕石打到頭的機率是一樣的。

最近很紅的一個名詞:押人取供,這就是這部影片警察與檢察官所使用的手法。

恐嚇式的訊問與調查,長時間的羈押手段,用以逼迫嫌疑犯精神崩潰,而達到有罪的立論。

台灣現在有嗎?????

 

 

 
2008/11/20 05:29

 

創作者介紹

一隻愛胡思亂想的喵

胡思亂想的喵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